东营教育信息网

忠诚、立人、求索、致远

您目前的位置:学习交流>埠外交流>正文

梦想中的书房

作者:吴奇 发表时间:2018-05-08 阅读次数:866    




    读书人都希望自己有个独立的书房。
    我自幼贫穷,家里连一本书都没有,书桌也没有,更别奢谈“书房”了。小时候,除了读课本,就是挤着头和小朋友一起看小人书。多想拥有一本小人书啊!都说“书非借不能读也”,对我而言,是不得不借。好在村里有个本家二哥,他家里有不少书。我真羡慕二哥家的“大书橱”!一到寒暑假,我就去借书看。农村的孩子,哪能只看书呢。我一边在山坡放羊,一边大声喊读《千家诗》:“云淡风轻近午天,傍花随柳过前川。时人不识余心乐,将谓偷闲学少年。”程颢的诗随着山间清风飘向远方。
    考上重点高中,学校的图书馆和县图书馆就成了我课余时间的好去处。望着成排成排的书架,我像饥渴的小鹿,一头扎进清澈的河流。铭刻于心的《人生》就是在这时读的。到了大学,我像一叶扁舟,遨游在书籍的海洋里。同学们大多喜欢读萨特、叔本华、尼采、弗洛伊德等西方哲学书,我却扑向中外文学名著。
    坐在图书馆里,脑际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:“自己要是有个书房该多好啊!”但倏忽间就飞走了。
    假期不回家做点勤工俭学,于是有了点“私房钱”。我开始买“五角图书”,蔡志忠的《庄子》《禅说》等漫画成了我首批珍贵“藏书”。买书是少的,还去淘书,《金批水浒传》是我淘得的好书,可惜只有上册。“草蛇灰线”就是这时候才知道的。除了买书、淘书,我还抄书。《三字经》《增广贤文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汪国真诗选》《舒婷诗选》等我都抄过。
    席慕蓉的《无怨的青春》是我的第一本手抄书,“在年轻的时候,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,请你,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……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,如山岗上那轮静静的满月。”“我如金匠,日夜捶击敲打,只为把痛苦延展成,薄如蝉翼的金饰。”“我用一生,来思索一个问题,年轻时,如羞涩的蓓蕾,无法启口,等花满枝丫,却又别离……不幸的我,终于要用一生,来思索一个问题。”每每看到这些文字,我惆怅又凄清!
    工作后,我在办公桌开辟一角创建了一个小书架。可惜只能放几本书,大学时专业教材和买的书只能“藏”在纸盒箱子里,不见天日。
    借钱买房,极简成家,生子养老。这期间不但远离了读书,就连书房梦都不做了。
    三十而立,我开始买书了。中华文明传世藏书,《史记》《诗经》《新资治通鉴》,唐诗鉴赏辞典,宋词鉴赏词典,成语歇后语大全,四大名著,中国古代十大悲喜剧,鲁迅文集,巴金的,老舍的,朱自清的,托翁的,卢梭的,司汤达的,雨果的……陆续来到,拥有个书房被迫提上日程。小小居室,哪有书房的位置!只好先买个书柜放在儿子卧室,儿子的图画书也有了地方安放。
    人到中年,我开始专业性阅读,文史哲书籍成为主打。读苏格拉底、杜威、怀特海、雅斯贝尔斯、帕尔默、尼尔等西方思想家教育家的书,读孔子、孟子、庄子、荀子、朱熹、王阳明等古代思想家教育家的书,读唐宋八大家散文鉴赏系列,读朱光潜、李泽厚、宗白华的美学书籍,读梁衡、余秋雨、刘墉、周国平等名家散文,读叶圣陶、吕叔湘、张志公、陶行知、陈鹤琴、晏阳初、余家菊、何兆武等教育家的书,读李长之、丁学良、傅国涌、冯国超等学者的书……
    这些年,尊师坊、万千、源创等系列图书,还有不少编辑、书友赠送的书,陆续充满了我的书架。况且还有不少如《名作欣赏》《语文学习》等专业杂志;有从高中开始写的日记本、摘抄本。读书、写作成为我教学之余的修行。随之而来的是文章的发表,样刊、样报不断地增加。
    闲暇时,面对书柜想,这么多的名著不能只是摆设,也不能只读一遍,是需要反复读的。随着阅历丰富,如果能再读,那么深藏在文字背后的精华就会如泉水汩汩而出。读书是愉快的事,有时就像饥饿的人扑向面包。读书也是痛苦的事,有时读完一本书,心中滋味百转千回,无法言说却又万千冲动;有时一部小说至今都没读完。罗曼·罗兰的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,几次读起,几次放下。这是一笔欠账,总要还的。
    读书不止,但购书要有考量,不能“韩信点兵”而是要买经典、精品。慢慢地,我的书柜变成了两个,又变成三个。书柜样式虽不同,但却有历史感。
    到了知天命之年,我多想有个独立的书房,空间不需多大!不求屋外“杂植兰桂竹木”,不求“庭阶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”,不求“草色入帘青”,不求“调素琴”;只求“三面书柜,一桌一椅”,只求“借书满架,偃仰啸歌”,只求“绿萝郁郁葱葱,音乐绕梁三日”,只求“心游万仞,精骛八极”,只求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,只求“笔落文成,踌躇满志,善笔而藏”!
    “爸爸,等我毕业了,你就拥有独立书房了!”儿子说。
    是啊,春天来了,我的独立书房还会远吗?
    (作者:吴奇,单位:天津市天津中学)

来源:来源:中国教育报